您现在的位置:能源动态 > 能源要闻能源要闻
英国和荷兰是如何降低海上风电成本的
点击次数:799次 更新时间:2019-9-3 【关闭】

经过近两个月的等待,中国首个以竞争配置方式确定上网电价的海上风电项目结果出炉。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绿色环保能源有限公司联合体以0.7388元/千瓦时的申报电价成为奉贤海上风电项目业主。


中国海上风电已经进入规模化发展阶段,降低成本是未来海上风电发展的关键。今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按照要求,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改为指导电价,2019年符合规划、纳入财政补贴年度规模管理的新核准近海风电指导价调整为每千瓦时0.8元,2020年调整为每千瓦时0.75元。新核准近海风电项目通过竞争方式确定的上网电价,不得高于上述指导价。


从标杆电价到竞争配置确定上网电价,这是降低海上风电成本重要的一步。从全球范围来看,海上风电成本也在不断下降,国际可再生能源署的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8年,全球海上风电平准化度电成本(LCOE)下降了20%。


“影响海上风电最根本的因素是全产业链成本,把成本都要降下来,每个环节都要降,如果把这个做好了,海上风电就会前景远大。”中国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世国在2019中欧海上风电(广东)国际合作研讨会上表示。


该研讨会于8月27日在广州召开,主办方为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丝路能源金融研究院、中国能源建设集团广东省电力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协办,主要议题有新形势下中欧海上风电产业合作与项目交流、研讨外资参与中国海上风电投资新动能等。


差价合约经验

  

欧洲是全球海上风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区域,Wind Europe的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欧洲海上风电总装机容量为18499MW,分布在11个国家内。2018年,欧洲新增并网项目18个,装机容量2649MW。


其中英国是欧洲海上风电装机容量最大的国家,装机容量8140MW,占比达到44%。英国已经成为全球海上风电最具投资吸引力的国家之一,这离不开优越的风力资源,也与其完善的可再生能源法律有关。


为了完成在2020年前实现15%的可再生能源目标,降低投资低碳发电项目的风险,英国在电力市场改革中引入了容量市场(Capacity Market)和差价合同(Contracts for Difference)两大主要机制。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冀昊介绍,2013年,英国开始将差价合约(CfD)计划取代可再生能源义务计划。差价合约以某个项目为对象,确定发电量以一个固定价格出售给电力运营商,保障发电商避免因电力市场波动带来的风险,如果差价合约的执行价格高于上网电价,低碳合约公司将向发电商支付两者之间的差额;反之,如果市场价格高于差价合约的执行价格,发电商将把超额部分相应地返还给低碳合约公司,差价合约的年限通常为15年。


差价合约能够降低项目的融资成本和政策成本,提高投资者的积极性,并逐步降低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按照施行机制,差价合约的总竞拍额度由英国商务、能源和产业战略部(BEIS)设定,在竞拍中出价最低的项目将获得差价合约。


迄今为止,英国已经开展了三轮竞拍,第一轮竞拍时海上风电执行电价最高为166.59英镑/兆瓦时,第二轮竞拍最低执行电价已经骤降至63.66英镑/千瓦时,中标项目电价为57.5英镑/兆瓦时。第三轮竞拍于今年5月开始,预计9月19日公布竞拍结果。


按照第三轮竞拍设定的执行电价,2023—2024年投产项目的执行电价为56英镑/兆瓦时(大约0.489元/千瓦时),2024—2025年投产项目的执行电价为53英镑/千瓦时(大约0.463元/千瓦时)。


相比第二轮总计2.95亿英镑的预算,第三轮的预算只有2.3亿英镑,其中海上风电部分的预算为6000万英镑,预算削减意味着竞拍将变得更加激烈,只有具备足够吸引力的项目才有可能从中胜出。 


降低非技术成本


英国碳信托中国办公室运营主管吴雅贤介绍,英国海上风电成本构成主要由开发成本、资本支出、运营支出和拆除支出构成,比例分别为3%、50%、40%和7%。


海上风电机组的大型化趋势降低了总体成本,电力系统成本也在持续下降。此外根据皇家资产管理公司分析,2019年海上风电基础建设的技术成本将比2010年降低53%。只有海底电缆的制造成本有小幅度增加,这主要是由于输出电缆成本增加。


在设备和技术之外,政府在降低海上风电成本中的作用同样至关重要。


据荷兰王国驻广州总领事馆经济商务处处长Rob Berris介绍,荷兰已经有一个海上风电项目实现了零补贴。“技术、金融、市场和政策是降低成本的驱动因素。”


该项目中标电价为5.45欧分/千瓦时(约0.4306元/千瓦时)。对于影响零补贴项目最重要的因素,Rob Berris认为是政府提供详细的场址数据。荷兰政府将未用于补贴的资金投入到场址勘察中,并将这些数据公平地提供给投标企业。


荷兰政府通过招标框架设计引入竞争性招标来推动海上风电成本下降,Rob Berris认为,政府的管控十分重要,参与者的共同目标是实现海上风电规模化发展,降低成本,所以必须要多方共同参与完成。政府需要将从开发商的角度考虑问题,降低开发风险。


“风险等同于成本。”他表示。


张世国也提出国外能够实现平价上网是有前提条件的,项目的很多前期工作是由政府在做,而且部分零补贴项目的并网时间比较靠后。


英国和荷兰都是通过竞争机制发现海上风电真实价格,国内海上风电竞争配置也正在推进,目前福建、广东、上海、山东等地已经制定了海上风电竞争配置办法,接下来将陆续有2019年核准的项目开始通过竞争配置确定上网电价。


冀昊建议,应进一步细化竞争性配置办法,鼓励技术进步、管理先进、对补贴需求强度小的海上风电项目,为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及成本降低做出积极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