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能源参考 > 专家讲坛专家讲坛
国家发展改革委原副主任张国宝在2017欧亚经济论坛“一带一路”设施联通峰会上的演讲
点击次数:293次 更新时间:2017-9-24 【关闭】


非常感谢邀请我参加今天以设施联通为主题的峰会。谈到丝绸之路,我想丝绸之路首先是一条路。我记得鲁迅先生说过,“路,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古代欧亚沿线的各族人民走出来了这条路。

欧亚大陆本来就是连成一片的陆地,它和美洲的新大陆不同,自古以来欧亚的各族人民就有着密切的文化、宗教、科技、经贸的交流,而这些交流活动主要是通过被称为丝绸之路的陆上通道来进行的,后来由于战乱开辟了海上的丝绸之路,所以丝绸之路的出现,首先是为了解决互联互通的交通需要而逐渐发展起来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在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提出之后,形成了一带一路的战略构想。在现代社会中,互联互通早已经不是古代那种驼铃漫漫的需求,而是铁路、公路、航空等构成的立体便捷交通,同时也是油气管道运输的通道。过去古代可能就是一条路,我们现在的互联互通是广范围的,管道就是互联互通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输电线路的互联构成了更大范围的电网,现在国家层面上也成立了国际能源互联网的组织,这个月可能还要开会。各国之间在有条件的情况下电网互相连接起来,这也是一种互联互通。还有移动通讯、光纤光缆、互联网的宽带通道等,我认为这都属于重要的互联互通的内容。过去我在国家计委当副主任的时候管过交通,所以到国务院汇报太平洋海底的光缆是我去汇报的,说句实话,原来我也不是非常懂这个东西,在中国打一个电话,和美国那边通电话,并不是大家想象的在空中走,实际上是从海底下的光缆到的美国,当然现在也有通过卫星的,但太平洋底下已经形成了一个光缆的系统,这些都属于重要的互联互通的内容。

90年代末和进入本世纪以来,我们开始与中亚国家和俄罗斯商谈油气合作,中哈原油管道建成开始通油,成为中国第一条陆上石油进口的管道,到今年3月底已经累计向中国出口了一亿吨石油。天然气管道从过去的一条增加到了现在ABC三条管线,第四条的D线也已经开始建设,并且选择了和过去ABC略有不同的路由。天然气的合同量扩大到了680亿立方米,包括香港在内的广大地区都已经用上了来自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距离有1万多公里,过去是很难想象的事。现在俄罗斯也提出想借用中哈原油管道从西线向中国供油,这个还在谈判中。现在有中俄原油管道,从东北的漠河进来,西线还没建。我们也利用中哈原油管道,在新疆建立了我国西部的石油储备基地,如果没有中哈原油管道,可能在那边建立西部的储油基地的可能性就小。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这条丝绸之路已经成了油气运输的大通道。现在长1万公里的中亚天然气管道,可能是世界上最长的天然气管道,通过古丝绸之路的油气运输大通道。可能有的同志会问,中亚的油气管道到底有多大的意义?意义肯定是很大的,大家都明白。但有人可能想量化一下,到底有多大的意义?下面我想通过以下的数据给大家介绍一下。

去年我国进口原油3.8亿吨,大家在新闻上可以查到,自产2亿吨,对外依存度超过65% 即我国用油的65%要靠从国外进口。目前我国只有三个陆上通道,即中哈原油管道,中俄原油管道,还有一条是从云南进来的中缅原油管道,目前陆上只有三条,严格意义上讲是两条半,因为缅甸这条管道首先还是要走海上,只是后来再进入陆上的管道,所以还是有海运的因素在。这三条管道去年实际进口的原油量还只占全部进口量的不到8%,去年进口3.8亿吨,利用这个管道进来的不到4000万吨,不到10%,还有3亿多吨需要从海上进口。即便是按三条通道满输,加在一起也不过7000万吨,按此计算,也只占进口量的18%左右,绝大部分还是要从海上来。所以保持一定量的陆上输油量对进口的多元化,保障能源安全十分重要。从这些数据我想大家不难得出这个结论,不可能只把油100%都从海上运到东部沿海,这是非常重要的。


时间关系,我不能展开讲,但还想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也许你们知道,也许不知道。

大家都知道有一条史迪威公路,在二战的时候,日本人想从缅甸抄西南,因为当时国民党陪都在重庆,云南也在国民党手里,当时很多战略物资是美国援助的,要通过这条公路,历史书上讲得很清楚。那时中国大部分都是农民,战士也是农民,会开汽车的人很少,大部分都是从东南亚、印度尼西亚等的华侨自愿来支援抗日的,牺牲的华侨也非常多。大家想过没有,油从哪来?到现在为止那里也没有炼油厂,几千辆卡车用的油从哪里来?当时修了一条史迪威管道,你们去过腾冲可以看到,博物馆的顶上挂了一条,从印度的加尔各达修过来,供应卡车和飞机等需要。可能大家都没有往深去想,你想一下战争发生之后油从哪来?另外输电线的连接也是互联互通的重要部分。前苏联解体之后,塔吉克斯坦的电成了问题,塔吉克斯坦的电在前苏联是从乌兹别克过来,后来解体之后乌兹别克和塔吉克斯坦的关系不是特别好,有些国家之间的摩擦,还有其他的种种原因,就把线路给断掉了,因此塔吉克斯坦就缺电,特别是到了冬天也很冷。昨天我还讲到,最近金砖四国会议,塔国总统也来了,大家在电视上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很高大的汉子,但这样一个汉子,为缺电眼泪都流下来了。他们也曾经提出过能不能从中国输入进口一点。后来新疆的特变电工在塔吉克斯坦帮助建设了一部分的输电线,解决了一部分塔吉克斯坦的用电问题,但到现在为止,它的供电也仍然是一个问题。

我在任的时候,也分管过交通运输,经我手审批过一条从新疆的精河到伊犁,再到霍尔果斯的铁路,原来这里没有铁路,开始的时候因为没有钱,所以最初新疆想建到伊犁就算了,王乐泉书记事先向吴仪副总理说了,因为吴仪副总理是特别好心的人,希望她在会上多美言。吴副总理很愿意帮忙,但细节情况不清楚,所以在会上说修到伊犁,为什么不修到霍尔果斯?但是如果修到霍尔果斯资金还差2030亿元,这一句话总理办公会议就没通过,批不下来了。后来还是中央政府拿出来的钱。这一次虽然耽误了半年,但一直修到了霍尔果斯。因此现在,新疆出境,我们往丝绸之路走是两个铁路通道,一个叫阿拉山口,一个是霍尔果斯口岸。现在霍尔果斯口岸成了世界首个跨界自由贸易区。现在的阿拉山口和霍尔果斯口岸很像汉朝时的玉门关和阳关,出去之后走向不同方向的丝绸之路,玉门关主要是通往西域方向,阳关是往南亚走。现在霍尔果斯和阿拉山口成了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前沿。从太平洋岸边的连云港至大西洋岸边的铁路叫欧亚大陆桥。大家都清楚,这应该是比海运距离短,时间也省的欧亚最便捷的交通通道。现在从浙江义乌到伦敦的班列已经做了往返运输,一共开设了中欧班列运行线51条,国内开行城市达到了27个,到达欧洲的11个国家,28个城市,累计开行班列3200多列,就这一个数据,足见通过欧亚大陆桥沿丝绸之路东西方贸易之繁荣。今天上午汪洋副总理的讲话中好像也提到了一些这方面的数据。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和政策的便利化,可以预见,东亚国家与欧洲中亚各国沿欧亚大陆桥的经贸合作、人员往来会更加繁荣,造福于沿线各国各族人民。但是我有时候也听到一些反映,说是有些班列虽然开了,但货运还不足,特别是回程不能满载。实际情况怎么样我不清楚,但我听到有这样的一些反映。我一直对于充分发挥欧亚大陆桥的作用抱有很多期待,但我感到还有许多政策是可以研究的,还有潜力可以发挥。我曾经举过一个例子,今天再重复讲一下这个例子。韩国在乌兹别克有一个汽车厂,在乌兹别克有20多万的朝鲜族移民。开始我也不懂,我说为什么要把汽车厂办在乌兹别克?理由之一是那里有很多的朝鲜侨民。我进一步问那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朝鲜侨民?是因为二战的时候这些朝鲜人都在远东,被前苏联斯大林迁到了西部的乌兹别克。因此有这个情结所以在那里办了汽车厂。韩国、日本的汽车零配件不可能都在乌兹别克斯坦生产,还是在本国生产,曾经利用我们的欧亚大陆桥从连云港再运到乌兹别克去,有的运到欧洲去。这比海运大大节省了运输时间,因为海上速度慢,还绕道,利用欧亚大陆桥铁路就可以减少运输时间和费用。但后来我又听说,他们越来越少的利用这条铁路运输了,又回到海运。我也奇怪,我说这不是好好的吗,讲了那么多优点,怎么又回到海运去了?问他们,原因是认为运费比海运不便宜,虽然海运慢一点,但运费比较便宜,有些没有太大的时效性,不着急,所以还是用海运。

所以我在想,对于其他国家利用这条铁路运输的,能否给一些优惠政策,鼓励他们多使用这条铁路。例如我们铁路运输要收铁路建设费,还可能有其他的一些杂费,我在想,这部分费用有没有可能像我们到国外买东西一样,出口退税,就是对纯过境货物能不能不收。因为就是过境,也不是卖到中国,过一下境,能否不收这个费用?因此我问有关同志,对于过境货物还收不收铁路建设费?但是得到的回答语焉不详,我到现在也还没闹明白。如果有搞研究的,你们可以去调查研究一下,我觉得是还在收每吨公里33厘钱。如果能采取一些优惠政策,欧亚大陆桥的过货量还会进一步增加。铁路等基础设施建设,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合作的潜力非常大。刚才主持人也讲到轨距的不同,有窄轨,我们是标准轨,还有宽轨,还有仓储设施不足,这些问题听起来是技术问题,或者是标准问题,其实不然,还是外交问题、政治问题,有的甚至于上升到主权问题。比如哈萨克斯坦就曾向中国提出过能否修一条铁路横跨哈萨克,一直到里海。但一讲到按什么标准修就麻烦了,中国说按标准轨,但到现在都谈不下来。原来在独联体范围内都是宽轨,因为它一个国家改,对整个独联体是有影响的。不光是哈萨克,外蒙古也是这样,外蒙古也是宽轨。实际上要从技术上来讲,都能做得到,并不是什么难题,难的不是技术,还是外交上政治上的问题。

我觉得在今后研究互联互通的问题,必须要找到好的解决办法,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再举个例子,有一年哈萨克斯坦粮食丰收,哈国是粮食大国,第一副总理陪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来中国访问,在人民大会堂会谈的时候,第一副总理向我提出能否向中国出口一些小麦?因为它的麦子太多。他为什么找我?他也知道我不管农业,我也不管商贸,因为我去谈能源,谈中哈原油管道,他跟我打交道多,他和我认识,所以他就来找我,说你能不能帮着反映一下,我们哈萨克今年小麦太多了,能否卖给你们中国一些?我只能起传声筒的意见,征求国家发改委经贸司和商务部的意见,这一圈征求下来就否掉了。凡是一征求意见80%都是否掉的。这以后哈方提出能否用欧亚大陆桥用铁路运输到连云港,然后再走海运到东南亚国家,这行不行?也许日本、韩国或者其他的东南亚国家需要,这可以吧?我觉得哈萨克斯坦在能源领域与我们合作的很好,在粮食问题上,现在他有求于我们,也应该积极想办法帮他一下,即便我们不是特别缺,不是特别需要,在人家困难的时候我们也能够为他做点什么事。但由于部门之间的意见不一致,我又不管这个事,我也无能为力,我只能感到很郁闷,用中国话讲叫很郁闷,再说得通俗一点我觉得很没有面子。我去求人家帮能源,人家帮忙解决了,但他叫我帮忙,我却帮不上,所以我只能说我很郁闷,我也只能尽到这份力了。今年25日我看到报道,一列来自哈萨克斯坦装有720多吨小麦的火车,抵达了中哈连云港物流中转基地,第二天就换装海运,离境发往了越南。这是哈国小麦首次从中国过境发往东南亚,这标志着粮食大通道正式的开通,我看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我的郁闷也没了,总算解决了这个问题。

据了解,这是在一带一路战略框架下,中国政府提出愿在亚欧大陆桥东段的连云港为成员国提供物流仓储服务,今天上午我注意听汪洋副总理的报告,他提到了这一句。随后中哈两国相关部门签署了关于加强和改善新亚欧大陆桥国际物流运输框架协议,其中明确双方将充分利用连云港新亚欧大陆桥东方桥头堡和一带一路交汇点,区位的优势,以及哈铁快运在货物运输等方面的优势,共同促进新亚欧大陆桥的物流运输发展。此次,哈国小麦从我国顺利过境,正是体现了上面的精神。

现在高铁成了中国的一张名片。大家知道,铁路装备和技术中国都有了很大的优势,在国际市场上,在一带一路提出的四年中,中国的中车公司已经向中亚五国和伊朗出口了内燃机车、电力机车、货车、客车、地铁、轻轨等装备。中车是在2001年就进入了哈萨克斯坦的市场,现在累计向哈萨克斯坦出口电力机车27台,内燃机车351台,货车6001辆,客车161辆。现在中国有公司正在哈国的新首都建设第一条轻轨交通线,我认为轻轨将来很有潜力,因为这些国家和我们大城市人口比要少一些,都建地铁可能不一定。伊朗有地铁,但轻轨在那个地方估计会有市场。中车公司进入乌兹别克斯坦,累计出口电力机车49台,内燃机车3台。到2004年又进入了土库曼斯坦。1995年时中国企业进入了伊朗城市轨道交通市场,现在已经向伊朗已经出口了60辆轻轨和1650辆地铁,这个数量已经相当可观。这说明中国的铁路和地铁轻轨等装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有着广阔的市场。同样中国先进的通讯设备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也大受欢迎。我曾经陪吴仪副总理出访中亚这几个国家。大家都知道华为了不起,华为的孙亚芳跟着我们一块去,就是向中亚提供我们的通讯解决办法。因为中国对中亚各国有经济援助,这些经济援助和项目挂钩,包括通讯设备,有一部分的通讯设备单子就落在了华为手里。那时我们就在中亚几个国家承担了不少任务。现在中国在通讯设备的4G5G领域中异军突起,原来我也管过这个,3G的时候有3个标准,4G的时候只剩下两个标准,现在正在谈5G,华为说5G将来全世界就一个标准。前段时间有报道说华为碾压高通,这是标题党,实际上不是谁碾压谁。5G标准有好多专利,可能我们华为在某些领域中是领先的,但另外一些专利还是别人的,所以谈不上我们碾压它,但至少和以前比,在5G的标准中我们已经进去了,而且还占有相当的份额。5G全世界一个标准,中国现在很有希望,很有优势。还有彩色电视机的地面传输标准,今天没有时间详细讲,大家可能还不知道,现在世界上有很多国家,彩色电视机的地面传输标准是用的中国的,是清华大学为首牵头搞的,这一次外会上,我们还要帮助推中国的彩电标准。这些领域中,都还是有着非常好的出口潜力。

丝绸之路是一个大通道,伊朗、阿富汗等国也曾经来探讨过,利用丝绸之路的陆上通道能否也开展能源合作?伊朗现在的油气基本是通过海上运输的。土库曼斯坦已经把中亚天然气管道修通了,伊朗曾找过我探询。包括现在在建的中亚天然气管道D线,最初的方案有走阿富汗建议。D线经阿富汗走南疆,后来否掉了,主要是考虑阿富汗现在仍然是持续战乱,因此最后没有选阿富汗。今天上午,我注意听了,阿富汗的议长又提这个事。一个是阿富汗,一个是尼泊尔,都提到了铁路互通的问题。目前形势下,通过陆上通道与伊朗、中东地区开展贸易,还不通畅,我觉得还不现实。但随着国际形势的变化,丝绸之路是有可能更加辉煌的。

今天中午我和一些同志也提到这个问题,就是青藏铁路,当时青藏铁路修到了拉萨,从格尔木到拉萨,修好之后紧接着我比较支持铁道部的意见,立即修从拉萨到日喀则铁路。再向亚东樟木口岸延伸就方便了。那个地方不知道诸位去过没有?亚东已经是亚热带气候。很多人脑子中对西藏的印象是看到的西藏的画面,都是光秃秃的山脉,但亚东那个地方是植物有芭蕉,是亚热带植物。过了那之后就进入尼泊尔,那边的海拔更低,最难的难关我们已经过去了,只要政治外交形势允许,完全是可以修到尼泊尔去的。外交上如果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在我们境内也还可以修,距离已经很短了。只要政治外交条件允许,能够实现毛主席的愿望。因为青藏铁路大家知道,中间停停打打一共搞过3次,当时毛主席会见比兰德拉国王时,大手一挥要把铁路修到尼泊尔去,但现在我们还没修到尼泊尔,我觉得将来随着形势的变化完全有可能在更大的范围内实现互联互通。

时间关系,我不能再展开多讲,丝绸之路不仅仅是一个商贸之路,商贸繁荣也必然带来人文的交流互信,互信关系离不开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互联互通我想首先应该是人心相通。现在最大的阻力我觉得不是技术的问题。现在中国人很聪明,也很勤奋,没有克服不了的大困难,重要的是政治互信。随着重大基础设施的建设,也促进了人与人和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往。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叫做重大基础设施建设要有战略观、历史感。我讲到我陪习近平主席,当时他任副主席的时候到俄罗斯海参崴去看过西伯利亚大铁路的起点,俄罗斯当年修西伯利亚大铁路的决策和后来的演变过程。俄罗斯最后一个沙皇是尼古拉二世,他当沙皇前加冕为王储。我们现在中国叫建设领导小组,他就是西伯利亚大铁路建设领导小组的组长,是王储任领导小组组长。这样的铁路建设不仅是经济问题,而且也要有历史感,要有战略观。我们今天讲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互联互通,刚才我讲不光是铁路公路,我也讲到了管道,也讲到了通讯,讲到了电网,这几方面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今天我们讲从西安向西的丝绸之路,如果往南的话也大有可讲,在基础设施领域中的互联互通,也是一带一路中非常可行的亮点。不耽误大家更多的时间,谢谢。